打印页面

首页 > 首页社会生活文化 拾来的暖

拾来的暖

  周末回乡下老家,给母亲买了两吨煤。母亲望着小仓房里装得满满的煤说,今年冬天再冷也不怕了。搁在以前,要用多少天才能拾到这些煤啊。
  我知道,母亲想起了以前那些日子——曾经有几年,用来取暖的煤是拾来的。
  那时父亲已去世,我还小,和母亲相依为命,日子过得很窘迫,冬天时买不起煤。要过冬咋办呢?去拾。去哪里拾呢?去姥姥家。姥姥家在矿区附近,出门不远就是一家煤矿。
  每天都有运煤的车,从村口的路上经过。那些绿颜色的解放牌汽车,拖着装得尖尖的、满满的一后斗煤,像笨重的甲壳虫,呜呜地吼着,在坑洼不平的路上,缓慢地行进。路不平,车一颠簸,煤屑就会掉下来。
  除了在路上拾以外,在煤矿的矸石山上也能拾到煤。在矸石山上捡拾煤块,是危险的活儿。矿车倾倒的矸石随时可能砸伤人的腿或脚。因此母亲总是独自去,不让我跟着。有一次我按捺不住好奇,偷偷跟了去。看到现场确实很吓人,高高的矸石山上,一辆矿车被铁丝绳牵引着,呼隆隆地顺着轨道上了山顶,矸石哗啦啦一下子倾泻出来。母亲,还有一伙妇女涌上前去,在冒着热气的矸石里捡拾煤。
  当窗外北风呼啸时,我和母亲在屋里守着小火炉,炉上的锅里,咕嘟嘟炖着白菜豆腐,那感觉,温暖极了。(曹春雷)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nkb.com.cn/2015/1208/137048.shtml